雀雀的努那啊

“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
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”

6身后的3说。

雀的眼里只有眨系列

今天的Star road官逼同人了!
行了行了帕五金,知道你喜欢帕击昏,知道了还不行吗!!


by:get ugly的雀妻我

粉肠团短打第三弹-新韩银行签售/接香港演唱会
(五金带头纱激起我无限保护欲啊嫁给我好吗

/
“击昏?”
“嗯?”
“有一个小姐姐送了个头纱,你要不要带?”
“我为虾米要带呀,害羞死。”
“嘻:-P那我带给你看好不好?”

五金抓起那头纱,也搞不清头纱的小发梳要怎么固定,一个呆懵就安在头上,然后眨巴着眼睛看着击昏。
“哈哈哈,幼稚且傻。”击昏笑话他。
“不可爱的?”
“可爱是可爱,但是……”
“但是少了这个对吗?”五金拿起浪漫紫的手捧花突然正色:“帕击昏,你是要娶我还是嫁给我?”

击昏潋滟的双眼闪过一丝惊讶。玩笑啊是玩笑。自己真是笨,怎么就有那么半秒当真了呢?虽然两人现在确定了彼此,可自己也想太多想太远了吧。
击昏晃眼看向别处,并没有接五金的话。
果然五金也像平时一样,问题问出来没等到回话立刻就若无其事去找站姐的镜头了。
击昏有一丝小失落,也怪自己怎么那么傻。

毕竟是在上班,两位兢兢业业的营业,和粉丝握手,和站姐打招呼,头箍也不知换了几个。每次签售会只要是五金在一旁,击昏就觉得又有趣过得又快。
快结束的时候,击昏带起了兔兔耳朵的发箍,五金带着绿色小恐龙。中间的空挡两人正好都没有粉丝,五金突然凑到击昏耳朵边。

“哎,这位小兔几,问你呢!”
“什么呀?_?”
“到底是娶我还是嫁给我?怎么不回答,不想的?”

击昏只觉得耳边一阵的热气,吹的自己又幸福又迷幻。




“怎样都好。”

//
虽然我想让啾啾结婚!!可是我也想娶宝宝金啊啊啊啊啊!!
写的时候都在吃醋!!

粉肠团短打第二篇!
接新加坡演唱会
/

从演唱会结束击昏就一直躲着他,五金跑去叫他他假装没看见,和阿玉继续聊着有的没的。
自从上次新加坡场后击昏和他表白,五金真正感受了那句,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是奇迹。惊讶,幸福,还有初恋的小小紧张和羞涩,让粗线条的自己好像变了个人,开始注意击昏的每个眼神和每个反应。
就像今天。击昏很不正常。

“我刚刚的小袋鼠演的可爱不可爱,你有没有在后台看我呀(⊙o⊙)?”
“今天累不累?你最近减肥一定没有体力!”
“你看我今天的发型有没有特别帅?嗯嗯嗯?”

可是击昏还是不理他。
大家张罗着好饿要点香港的夜宵,五金哪有心思思考吃什么。他抓起击昏的手腕。
“你肯定饿了你这个小猪,来看看你想吃什么呀?”

可是击昏竟然没好眼看他一眼,挣脱了五金的手。

五金这下真的急了。用自己的大手一把抓住击昏的小肉手把他拉进没人的小休息室,哐的反手锁上门给了击昏一个壁咚。
“到底怎么了,为什么突然不理我!”

击昏被他吓到,表情愕然。

“吓到你了对不起。” 五金收起手仿佛受伤的小鸟,准备黯然走掉。

“谁让你又和珍映抱抱了。”击昏撅起嘴有哭腔。

已经转身的五金的背影停住了,然后低头噗的笑了。
“就为这个呀?
那你还和邕老师撒娇了呢!”

“我那是他故意耍我!和你俩不一样!”

“和弟弟营业呢嘛!”五金用肩膀蹭了下击昏,然后张开修长的双臂给了击昏一个超用力的拥抱,然后在击昏耳边轻轻说,“也给你一个抱抱,不过不是营业,是爱的抱抱。”

/
日常脑补,给啾啾加戏*^_^*

一篇短打,给我的初心粉肠团。
爱你们,两只小可爱*^_^*

喜欢五金,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事。击昏有时心里有种自信,五金也喜欢他,而且比自己开始得早。有时又真的想不明白,为什么五金那么经常主动招惹自己:吓唬自己,搞怪逗自己,和自己撒娇,抓着自己和他跳齐舞....可转眼之间就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,蹦跳着无踪影了。只剩下自己还没走出刚刚的气氛中,不管是被耍时的假装生气,默契时的惊讶,被撒娇时的嫌弃,还是被宠时的幸福感。这时击昏只能晃眼看向别处,假装若无其事。他不止一次在心里气得直跺脚——明明是你先主动招惹我的。

恋爱让自己变得患得患失。

击昏总是忍不住留意五金,真皮啊,他总是感叹,皮就皮,可皮得让他心里直痒痒,巴不得被五金耍的每次都是自己才好。可是好面子的桑男家击昏从来不会把这些写在脸上,更不会让五金知道。也许是同年的缘故,五金最早也最多皮给了击昏,可最近成员们越来越亲,五金的皮再多也经不起分配。世巡新加坡站舞台上两人除了例行的双人舞,事先练过的搞笑K歌和舞蹈,只剩下偶尔的相遇和对视。有那么几次,击昏偷瞄五金,然后五金冲他毫无防卫的虎牙傻笑,击昏分不清这到底是营业还是真心。多数时间两人天各一方的伫立,身边有另外的人,在发着另外的糖。

恋爱让自己变得贪心。

直到结束时他看到扔在舞台边的粉色披风,以前粉色的东西被扔到舞台上他都下意识的觉得是给自己的,可这次他捡起来,上面粉肠团三个字就像闪电一样惊醒了自己这梦中人。这份糖粉丝们都没有放弃,自己也要勇敢一点啊。披着那粉色披风他开心的转了两圈,最后行礼问候,走下舞台。可两人此时还是天各一方。

“五金!你过来!”
“怎么啦,怎么叫我来这个小化妆间?”
击昏关上门,背着手咬着嘴唇闭着眼。不管了!
“五金,我,我喜欢你!”

 
 
 

数秒后。

一个吻竟轻轻落到了自己滚烫的脸颊。

我的傻宝啊
半夜两点吃了一整个芝士小蛋糕 真是认真又实在的吃播 可是努那担心你的胃呀
说到演戏 又明确的拒绝了爱情戏 不怕以后影响资源嘛
让我想起吃酱蟹直播的那次 也是闷头吃忘记营业
还有碗go里 不让摄像机拍自己 让拍咖啡

我的单纯男孩啊
既担心你长不大受伤害 又怕你长大得太快

恋爱小屋3

写给小碗

仿HS2

邕丹预警罐昏预警

这集停在了奇怪的地方,抱歉。。

3 年龄 职业 和第一次约会进行中

收到了两个短信丹尼心情不错睡得又沉又甜,在入住恋爱小屋的第二天早上从美梦中醒来的他,却被屋里的另一张床上正熟睡的身影吓了一跳!

“啊——”

那身影也被这一声低沉的尖叫(?)吓得不清,瞬间瞪圆了眼在被窝中坐了起来。

“啊对不起!我是最后一位参与者,叫朴志训。昨晚因为工作到很晚才到,看到你睡得香就没有叫醒你,真的是抱歉啦。”志训扁着嘴柔声说着。

唉咦,这个粉毛宝宝有点可爱啊,算了,看在你可爱的份儿上原谅你了。丹尼尔边想边笑着说,“没关系没关系,欢迎你成为我的室友!我是姜丹尼尔~内个。。你要不要再睡会儿,对不起啊把你吓醒了。”

“昆洽那,我也要起床了~少和大家相处一天,要和大家认识一下呐。”

“不如我们去给大家做早饭?”

“嗯好!”

 

四人间里,大黄正在洗漱,在奂在弹琴(说是早起要活动手指的筋骨。。。),佑镇当然也醒了,正刷着手机等着大黄洗漱完排到他。这时冠霖突然开门闯了进来一脸带了大新闻的表情说:“我刚才在楼下看见了最后入住的那个神秘人!长得就像天上下凡的人儿似的!”

“已经来了吗?快快快我们去看看长啥样!”在奂脸上写着八卦两字说。

正好大黄也洗漱完毕,三人一溜烟的下楼去了,招呼着佑镇快点洗完也下来。

等佑镇下到一层时大家已经围坐在餐桌旁享用着早餐。走到他桌边突然愣住了,佑镇看见了那个让他期待却迟迟没有出现,最终还是出现了的脸,那人仍然像短片里一样坐在逆光的位置眼波流转的看着他,一直看向他心里。是最后的第八位参与者,终于终于见到了,真好呐。志训安静的坐着,比起短片里单纯的好看,又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。佑镇听见自己的胸膛扑通扑通。

他刚要和大家打招呼,志训却抢先对他说,“啊,我们好像是,在哪儿见过吧?”

“哦?认识的人吗?”圣祐问。

“短片里吗?”佑镇害羞的说。

“不是呀,你是不是去过X大楼?”志训问。

“对的,之前在那边有工作。”

“我记得你呀,我之前也在那边工作,经常在星巴克落地窗边的座位上看行人发呆,哈哈。”志训甜甜的笑了。

“哎呀抱歉,我不记得你。。”佑镇边入座边腼腆的说着,其实正超努力的抑制着内心翻江倒海的激动。

“哦对了,现在我们可以公布年龄和职业啦!我们按照入住顺序怎么样?”圣祐说。

“第一个是佑镇!等下我先猜一下,肯定和跳舞有关对不对?短片也是跳了一段帅气的舞蹈呢!”在奂说。

“是的,我今年23岁,是个编舞师,同时也是个业余摄影爱好者,偶尔做一些摄影兼职~我很会拍照哦~”

“23岁是弟弟啦,我27岁,现在在自己家的公司里面帮忙做管理工作。”圣祐说。

“哎一古,自己家的公司,你怕不是个霸道总裁吧?”大辉打趣说。

“唉咦没有啦,其实也是给老爸打工。”

怪不得总在掌控全场中。丹尼尔想。自己的直觉没错,原来是个富二代大总裁。

“咳咳,到我了到我了,26岁,兼职乐队主唱~”在奂说。

“果然是玩音乐的呀,不过。。你的主要工作呢?”冠霖说。

“其。。。其实。。。”在奂有点结巴。大伙都期待着。

“我是个公务员。”

“哈哈哈哈。。”

“不许笑我啊!!父母之命难违呀,在奂尼也很无奈。”

“哥,公务员不可笑,可笑的是你是公务员,太违和啦~” 佑镇笑的猫猫纹再次出现。

“哼╭(╯^╰)╮!在奂尼敲桑心!”

“冠霖呢冠霖呢?我真的超好奇冠霖啊,你们知道吗,昨天去超市,冠霖买了好多酒回来说要给咱们做特饮。”大黄说。

“那肯定和酒有关了!”大辉说。

“嗯是呢,我今年21岁,还是个学生,目前在学习红酒鉴定专业,就是品酒师啦。也兼职做过调酒师,今晚准备给大家调鸡尾酒喝~”

“哇塞。。太帅气了,这个职业太配你了!”丹尼尔说着,心里还有半句,你这个年纪轻轻的妖精,没有说出口。。

“我和圣祐一样27岁,开了一家茶社,欢迎你们来喝茶学茶道。”大黄笑说。

“哇,有茶有酒了,就差肉了~哈哈”丹尼尔说。

“你难不成是肉店老板吗哈哈哈”在奂对尼尔说。

“才不是!只是想吃肉了。。。我26岁,算是个自由职业者吧。。家里开了一家宠物店,我在帮忙。同时还在一家滑板厂牌玩滑板,偶尔出去参加比赛。我的人生格言就是,好好吃好好睡好好活着!”说完啊呜吞了半个白煮蛋。

“宠物店?”在奂问。

“嗯,我超喜欢小动物,尤其是猫咪,是我的生命呀生命~”

在奂内心划过一丝忧伤,自己最怕猫了,见到就浑身不舒服,昨天的pick看来要放弃。

“我也是学生呢,学的音乐,现在在做配乐师的实习,今年21岁~我的人生格言是,任何事只要坚持两万个小时都能成功!”大辉说。

“唉咦,不用每个人都加人生格言。。而且你的人生格言怕不是鸡汤吧~”丹尼逗弟弟说。

“这是我性格和信念的真实写照!”

然后,大家把目光聚集在全程一句话没说的志训身上。志训还在努力记着大伙的名字和年龄,嘴里不停碎碎念着,发现轮到自己,他睁圆了一双桃花眼实力懵住,然后低头浅笑了下说:“我叫朴志训,今年23岁,和佑镇同岁哦~我是一名小画手,画插画的~”说完又低头了,害羞的扁起嘴。

“唉咦捏一下捏一下~看看我的室友是个什么可爱宝藏~”丹尼尔刚要伸出魔爪就被大家拦住了。可给佑镇也吓坏了,刚被志训Q到还美滋滋,这一下又被吓到,自己的心情就像过山车。

“吃完早饭我们玩个游戏吧?”圣祐说。

“什么游戏?”

“国王游戏。刚尹老板的短信不是说下午要两两约会吗,我们就用这个国王游戏分组吧。被国王抽到的两人一组,抽中的第一个人负责安排约会内容。”

大伙赞叹着圣祐的智慧,收拾完餐具,在楼上客厅集合了。

八个人团团围坐,挑出扑克牌中A到8加一张王牌,游戏开始了。第一轮丹尼抽中了国王,然后笑嘻嘻的说:“我选3和5!”

“啊我是3!”冠霖被抽中兴奋的举起双手同时紧张期待另一位。

“是我。。” 志训眼睛亮亮的看着大伙说,冠霖高兴的竟蹦了起来。

“冠霖先描述下,下午想怎么安排约会吧。”

“嗯。。下午想开车带着另一位去老师的红酒庄园玩。然后再一起去摄影棚拍照留念。这些都是我想和恋人一起分享和经历的。”

说到恋人,小训的脸红了,冠霖却还要一直盯着他,弄得小训一直看着地板。

“哇。好想去,可惜不是我~”丹尼说。

第二轮佑镇抽到了国王,但因为志训已经被抽出去了他有点沮丧,全然没有了兴致。剩下还有6个人,他叫了Ace和6号。是圣祐和丹尼。

“我希望把最好的给我的另一半,所以第一次约会的晚餐我准备请他去全城最好的高级餐厅。下午呢,我想体验另一位平常的一天,或者去他家里参观,不知道可不可以。”圣祐说着看了看丹尼的眼色。

大总裁真是不一样,是想考察什么吗,竟然想去我家。哼这怎么行,毕竟才认识两天。丹尼心里鄙夷的想着,脸上还挂着笑容:“嗯,平日比起在家,我更多的时间是在宠物店度过的,不如我带你去我家宠物店?”

“就这么定了~”圣祐答。

还剩下四个人了,这一轮大辉抽中了国王。作为国王他堵了一把,抽中了自己,没想到另一位竟是朴!佑!镇!自己这是被幸运之神眷顾了吗?果然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!

“下午想和佑镇君一起去朋友开的买手店逛一逛,然后在咖啡馆听听音乐坐一坐享受安静时刻。”大辉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说。

“哥,那我们就被剩下了是吗哈哈哈”在奂一脸无奈。

“挺好的呀!下午我们就去在奂最想去的地方怎么样!晚上的话,我外婆开了一家参鸡汤店,我们去那儿吃晚餐吧,真正的家里的味道~”大黄说。

“哥你太好了,下午在奂尼想去水上公园!!”

“okok~”

 

午餐简单解决后,因为圣祐不好空着手去丹尼家店里,他早早载着丹尼去了shoppingmall。车上丹尼心里还在别扭着,他也想去红酒庄园嘛,一个华丽丽大总裁,安排的这是什么约会,还以为会很fancy才对。不过自己因为参加滑板比赛,加上入住恋爱小屋,已经好几天没见到猫猫们了,还是挺开心的。

不一会儿宠物店就到了,丹尼一下子忘了圣祐的存在,一点没个主人翁的样子,一孟子扎进猫猫狗狗的世界中,和他们亲亲抱抱举高高,眼睛眯起来笑的好甜。店里人不多,只还有一名员工,圣祐和猫猫狗狗们也玩了一会儿,就在一旁坐着,远远的看着那个只和自己相差一岁,但从衣服风格到生活方式都截然不同的少年,产生了无比的好奇感。从小父亲就用生意人的哲理教育他,做一个理性优秀的人,自己也变得一板一眼。按时运动,按时读书,按时睡觉,规律饮食。像丹尼这样,只要开心就好,活的自由自在的人,离他很远。

也许是午后的阳光太美好,也许是丹尼的奶茶色头发太柔软,也许是好奇心作祟,圣祐看向丹尼的眼神发生了变化。和昨天不一样,冠霖让他想接近,可丹尼让他想拥有。不好,自己莫不是动了心了。

回过神来,丹尼抱着一只小奶猫正向他招手说,“送你一只猫猫吧,虽然我有点舍不得,但谁让我俩还算有缘。”

“就你抱的这只吧,最像你。”

“像吗?像吗?我可是犬系少年~”

“切~先寄养在这吧,等project结束我带回家~”

 

冠霖开车载着志训说:“就快到了。”果然,穿过树林,没有了视线的遮蔽,显现出一片开阔。车径直开到了酒庄城堡门前,冠霖下车绅士的为志训开门。志训的嘴巴从看到酒庄外墙大门开始就没合上过。

“成云哥我到了,直接去二楼吗?好的。”冠霖电话联系了下老师。说是老师,其实也不过才28岁,是个天才型选手。

城堡内部的装修倒是非常的质朴,但因为原有的大理石雕刻精细颇有年代感,还是让人觉得华丽。上到二楼会客厅,志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,这不是……尹老板吗?

“哎一古,我亲爱的客户,亲爱的上帝们,欢迎来酒庄玩啊!”

“成云哥和智圣哥已经在一起两年了。”志训正疑惑着,冠霖就小声给他解释。

“啧啧,尹老板啊,早知道你有这么优质的客户,我就不那么着急同意你了。”成云说。

志训和冠霖不好意思的乐了。

“反正最优质的客户已经被我收入囊中了。”尹老板撒起狗粮。

“哈哈,孩子们别被他吓到。希望你们能在这度过愉快的下午呀。冠霖常来,我们就不陪着了,冠霖你自己看着安排啊。”成云说着冲冠霖眨眨眼,示意他要好好表现。

“好的谢谢哥!”送走两位哥,冠霖一直奶笑个不停。自从早上朴志训出现冠霖的眼神就没离开过他,冠霖觉得志训就是那种即使不说话不动也在随时散发魅力的人,一眼定情虽然谈不上,可他就是止不住自己想接近志训的荷尔蒙。

参观了必去的酒窖和葡萄园,冠霖领着志训来到了品酒室。他是有私心的。试试志训的酒量,长得像酒量很差的样子。其实红酒品鉴后需要吐出来,这样才不至于醉。但他内心突然出现了一只小恶魔,不告诉志训!

冠霖选取了珍藏的不同年份不同产地的酒倒在高脚杯里面,带着白手套一边干净利落的轻闻、摇晃,一边给志训讲着里面的玄机。志训一种接一种的尝,大概喝了二十几种,直到他喝不出区别了,脸也泛红了,冠霖才作罢。怎么酒量这么好???冠霖也是无奈,小恶魔没法出动了。。

“志训喜欢什么类型的人呢?”冠霖问。

“这个世界在每个人眼里都是不一样的,我希望我的另一半和我看到的世界是相近的。”

冠霖觉得志训说的很深奥,可越是这样他看起来越有魅力。冠霖找出自己最爱的一种斟入两人酒杯说,“喝个交杯吧!”

志训闭着眼睛一饮而尽,冠霖和他环着手边喝边看着他,生怕自己少看一秒。

恋爱小屋 番外 第一次短信投票结果

接 恋爱小屋2

佑镇 to 在奂:请一直保持笑容吧!期待你弹琴唱歌!

圣祐 to 冠霖:才认识一天呢有点短,希望更多的了解你。

在奂 to 丹尼:兔牙君农木kiyo~

冠霖 to 丹尼:第一直觉pick了你,以后也愉快的相处吧~

大黄 to 冠霖:请继续更多的展示你的魅力吧!

丹尼 to 冠霖:你还不错哦,期待明天和接下来的一个月,kkkkk

大辉to 佑镇: 炒饭很好吃,这些天请多多关照!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近写了好多忧郁小雀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但是挖了坑又要填。。。只能磕一磕团综里我的快乐源泉帕五金了。。。

那年夏天1

那年夏天 MV的脑洞
年上姐姐和少年小雀的禁忌之恋
ooc

十年后
 
不知不觉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。
今年的夏天还是一样的闷热。佑镇也还是一样的更喜欢用风扇。
也还是一样的,会想起她。
 
--------------忧郁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
 
 十年前
 
爸妈离婚是半年前的旧闻了。朴佑镇已经高三了,可他们还是在一个无雪冬日的晚上把他叫过来,问他选择和谁过。
“随便。”
然后在圣诞节的早上,爸爸离开了。
现在他还有十天就要高考了,妈妈竟让那个让她离婚的男人搬进了自己的家。
这个男人破坏了自己的家,妈妈不是一个好女人。每次想到这,佑镇都不知道该怎么排解内心的郁愤,又觉得羞耻。职业女性又怎样,挣得多又怎样,还不是对待家庭不负责任,对待自己孩子漠不关心。为了引起她的注意,佑镇学习一直很努力很优秀,跳过两次级,才十六岁就将参加高考。可就在即将高考的时候,偏偏在即将高考的时候,他搬进来。只再等十天不行吗。
佑镇在自己的房间,坐在台灯下摔了笔。今天如论如何也学不进了。
五月末天气已经开始热了。佑镇趿着拖鞋出卧室去找水喝。不小心瞟见客厅另一头消瘦身形。
那人的女儿。也一起搬进来了。住在离自己卧室最远的一间东边的客房。此刻正踱来踱去,喃喃的不知和谁在讲着电话。
随便吧。
佑镇再一次这样想。大不了一直假装看不见。
  
考前一周在家,佑镇开始调整自己的作息。不管有什么样的情绪,这种时候就先忘记吧!人生还是要过啊,而且他也想赶快逃离。妈妈还是经常不在。偶尔泡面或倒水喝的时候会碰到不想碰到的人,他总是看着地板默默离开,然后关上自己的房门。
 
他们搬进来八天佑镇都一句话没有和他们说过。六月五号,后天就要进考场。晚上九点半,他刚躺在床上准备入睡就听到激烈的凿门声,半天也没有停下的意思。走出房间,他看到那女孩也走出来,波澜不惊看着他。只有他俩在家。他走到防盗门口,从猫眼看到是他妈妈。
开了门,妈妈就顺势倒在他怀里,一阵刺鼻的酒味四散开来。
把妈妈扶到卧室躺平,佑镇帮她脱下她最爱的尖头高跟鞋。正蹲着把鞋摆在地上,妈妈突然抱住他哭了起来:“佑镇知道你在妈妈心里挺重要的吧?妈妈只是想过自己想要的人生,和相爱的人在一起,你说我错了吗?我在公司看起来坚不可摧,可我也是个女人啊,我也需要有温度的感情。佑镇这么懂事,能理解吧?能原谅吧?”
谈什么原凉呢。我不奢求你更多。
“别哭了,你先休息吧。”佑镇给妈妈擦干眼泪盖好被转头要走,看见那女孩在门口端着一杯茶,不知站了多久。他从她身边走过,更确切的说是逃离现场。
关上自己卧室房门,佑镇重新躺在被窝里。看着漆黑的天花板,他想起没有他家长的家长会上老师表扬了他,他却是听同学说起的;想起厨房长年备着的泡面和火腿肠,还有父母匆忙离去时塞在他手中的钱;想起妈妈经常说的,佑镇这么懂事,于是他就真的竭尽全力去懂事;想起无数的夜晚,他独自待在偌大的房子里发呆。想着想着,眼泪不自觉的流落,鼻子堵着,发不出声,喘不过气。佑镇从来没有为此哭过,今天怎么了,因为快高考了所以更敏感吗。
他腾的起身,摸了半天发现纸抽用完了,便开门准备去洗个脸。门开的一刹那,那女孩正从妈妈的卧室端着空茶杯出来,看见了佑镇哭红的双眼。佑镇飞快的低着头走向卫生间。出来时女孩已经把自己关进客房了。
 
那晚佑镇睡得很不踏实,接二连三做噩梦,所以第二天早上九点钟才起床。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,他像往常一样去厨房觅食,竟发现一个蒸锅放在燃气灶上,锅盖内部有水汽。锅旁边贴着一个便利贴:“鸡蛋羹,凉了开火热下。”
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这个没有温度的家竟然有人开伙做了鸡蛋羹。字条明显不是妈妈写的。
我不需要人可怜。
佑镇别过脸去,喝光了一杯白开水,又向装泡面的橱柜走去。
 
“哐——”
不知谁回来了,防盗门关门声震醒了趴在书本上不小心睡着的佑镇。天色已暗了,他拿起手机准备叫份外卖,看到了妈妈的微信。“妈妈大概会有一个多月有点事情不在家,你好好照顾自己,生活费转给你了。明天的考试相信你。”
对,明天要考试了。就要再见了这座潮湿闷热的压抑的海边小城,只要再坚持一个考试,和两个月的暑假。
 
六月九号早上,佑镇睡到自然醒。前一天晚上和同学聚餐耍到很晚,他终于就着酒劲大声的笑大声的哭了。起床洗漱完毕后他又在厨房看到了蒸锅里的鸡蛋羹和旁边的便利贴。已经连续四天早上他都会看到这同样的鸡蛋羹和便利贴。佑镇蹙了蹙眉,心中不知道是觉得莫名其妙还是有被人可怜的反叛感,快步走到客房敲了门。
女孩开了门,疑惑的望着他,脖颈间有些许闪烁的汗渍。
“不要再做鸡蛋羹了。”
女孩愣在那里半秒看着他,微微抬起一双无辜眉毛:“可是,我只会做鸡蛋羹啊。”
男孩心里一惊,显然他没有想到这样的回答,一时也不知如何回复,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?心里升起的一丝愧疚让他突然变的柔软,竟不自觉的低头笑了。女孩也跟着不知所措的笑了。
“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“哦,我明白了!你的意思是,什么都不要做,对吧。”
“嗯。请别做了。”别扭感消失了,佑镇只是没有太多感情的说。
“你应该少吃点泡面,尤其是前几天高考的时候。对自己好点吧。”
“我会的。”
佑镇转身回房,听见女孩在身后说,“我不会住太久的。他们去度蜜月了,你知道吧,有可能环球旅行也说不定。”她撇了撇嘴,“会比较久。我也就快走了,到时你一个人就没人烦你了。”
关上自己卧室的门,佑镇坐在雪白的有些残酷的床单上。到时自己就一个人了。自己一直都是一个人啊。几分钟后他听到高跟鞋的声音,脚步节奏和妈妈不同,轻佻的,不拖泥带水的,最后以果断的“哐——”的防盗门关门声结束。
佑镇起身又重新回到厨房,拿起翻出来的泡面看了看,迟疑半晌又放下了,然后打开蒸锅拿出鸡蛋羹,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吃完一整盅。是简单纯粹的味道,但确实比泡面要好吃啊。
刷洗完餐具后他路过了那间客房。温热的风吹进客房的窗,吹过桌上繁多杂乱的书籍,还有一台银色的Macbook,直把客房的门也吹的大开。
我并不是故意窥探的。他心里念。不过,好多的书啊。

夏天的午后太过漫长,好像只能用睡觉度过才不会太难捱。因为睡前喝了一大杯白开水,佑镇被尿急醒。从卫生间回来他瞧见那客房的门仍然被风贯穿着,并多了一个穿着浅卡其亚麻连衣裙的,趴在书桌吹风的背影。
“好吃吧。”那背影还是慵懒的趴着没有动,说道。
“什么?”
“好吃吧,鸡蛋羹。”
“好...好吃。” 佑镇觉得羞恼,却说了实话。
背影嗤的笑了。
“比起夏天啊我更喜欢冬天。佑镇呢?”
“你知道我的名字?”
“嗯。我叫雪晶。像是只能在冬天存活着的名字吧?”
“雪花上的冰晶吗?”
“对的,哈哈。”
说完她腾的站起,走过来拉着佑镇的手臂说:“去海边吧!我知道一片好沙滩!”
佑镇就这么鬼使神差的被拉出了家门,他竟忘记了拒绝。下午3点阳光依旧晃眼,却蒸不走空气中恼人的水汽,连风都是潮湿的。
“翻过前面那个低矮的葱郁的山丘就到了。”雪晶说。
“怎么说的这么文绉绉?”
“因为我是个作家啊。啊不,准确的说是给自己定位为作家的,编剧。”
“哦?编剧吗?电影编剧?”
“什么都写,电影电视剧广告什么的。但也不是什么都写。”
佑镇听的似懂非懂。
“你想报什么专业?”
“法律吧,或者经济。不过也要看分数怎么样。”
“考得怎么样?”
“心里没底。”
“先不想这个了,翻过这个山头再说!”女孩在前面跑着。
“天又没要下雨,你怎么撑伞了啊?”佑镇冲着已经有些距离的雪晶喊到。
“怕晒,怕老!”女孩也喊到,然后停下了,神色里有些伤感。
等到佑镇赶上,她凑近他神色紧张的说:“我已经二十六岁了,正在奔三的路上快马加鞭。”说完露出长辈般的慈笑看着佑镇说,“哎哟,真羡慕你啊,你这小屁孩。”
“切,倚老卖老。”
话音刚落雨伞就扎了过来。
“啊疼!”

这片沙滩称不上多么好,但贵在人还蛮少。佑镇喜欢海,喜欢海风,不论冬夏。他在海边飞驰起来,弹跳的越高,溅起的水花也越高,然后变成沁透身心的清凉。
“去他妈的高考!去他妈的度蜜月!”
佑镇大力的喊着,但都消散在海风和海浪的呼啸中。再回头看远处,那人既想防晒又想吹风,撑着伞寸步难行。
佑镇奔过去一把夺过伞收起,掷出去老远。
“年龄算什么呀,还是先享受这海风吧!”

恋爱小屋2

写给小碗
有一点六金的糖 且磕且珍惜哟
仿HS2
悬疑配对 欢迎猜测

2 丹尼尔和大辉上线:第一次短信投票

佑镇扫视了下冰箱里俱乐部预先备好的食材,问了大家的口味,决定做蒜汁香肠炒饭,黑椒牛肉丁,海带汤和炒杂菜。冠霖像xxj一样在旁边一脸懵的配合准备加吹捧,看到佑镇颠勺时完全熟练没有撒一点食材时候他一脸崇拜。佑镇也有了信心:“我真的比较擅长料理(^-^)V” 抬起下巴做骄傲状,露出了虎牙笑。
饭菜快做完的时候门开了,姜丹尼尔顶着奶茶色的头发,穿着黑色露膝牛仔裤走进来了,腿长两米八。大家以为是什么酷盖,结果打招呼时候一笑眼睛不知道去哪里了。。
“…...非常抱歉来晚了,什么味道这么香~我会好好享用的~~~谢谢~~~”自我介绍完他鞠了一躬就窜到饭桌旁边了。大黄笑着提醒他去脱掉他那件毛绒绒的像熊一样的翻毛外套,还告知他还有两间房可选,他就又乖乖离席,选择了二楼房间提着行李箱上楼了。
“太kiyo了吧~那笑起来的兔牙是什么配置?在奂尼也想拥有~”在奂道。
“实在太萌了,长得像我榨汁的这个桃子!”冠霖拿起手里的半个水蜜桃。

等大家都坐在桌前,便开始暴风吸入佑镇做的饭菜。尤其是丹尼尔,吸溜溜吃了半盘炒杂菜。边吸溜边说,“这个真是我的取向狙击!为了感谢大厨,刷碗我包了。”
大黄也说,“蒜汁炒饭太美味了,秘方一会儿发给我哦~”
佑镇笑的像个孩子,“嘻——好哒^O^,也谢谢冠霖的帮忙~”
“阿尼,我没做什么呀,还是大厨厉害!”奶笑霖又上线。
“哎哟我们的厨师们都是吃什么长大的,一个比一个可爱~”圣祐打趣着。
在嘻嘻哈哈中大家美美的享用了午饭。作鸟兽散后,只有丹尼尔和冠霖留在厨房,一个在洗碗,一个在做饮料。
“春天容易上火,我做点金银花蜂蜜冻饮放在冰箱里给大家喝。”冠霖说。
“唉呀,这是什么体贴的大帅哥啊。”丹尼尔一边笑嘻嘻的用低沉的声音夸奖,一边用余光观察着他。冠霖细长的手十分熟练的把调制的配料放在杯中摇匀,动作麻利干净。哎,自己这个颜狗,实在忍不住想多看几眼啊。不过刚刚还有一张脸也不错,只不过太有leader气场了,一直在把控聊天的走向,就是姓最奇怪的那个。
“下午有什么计划吗?”冠霖问到。
“我啊,上午刚下飞机,下午想补个觉。你呢?”
“没什么计划,也应该是休息吧。”
“一起休息吧,来哥房间,哥一个人好无聊。”
冠霖一边奶笑一边轻轻拍丹尼尔的背,“不打扰你的好梦啦~不过,谁大谁小还不一定呢~”
 
初春的午后,阳光懒洋洋的,并不那么耀眼。所有人都睡了,只有佑镇看着落地窗外的樱树发呆。那樱树已经抽出幼嫩的花苞枝条,约摸着再有几日就能绽放。樱花花期短暂,却有着“爱情和希望”的花语。佑镇喜欢这花,却不懂这花语,难道一霎的绚丽就够了吗?爱情应该是坚守才对呀。
“佑镇在想什么呢怎么没有睡?”大黄醒了,看到佑镇坐在那里轻声问到。
“嗯,没有睡午觉的习惯。”佑镇说。
“一会儿我要去和圣祐采购食材,晚上我俩做饭,你要不要一起去逛逛?”大黄问。
“不了你们去吧,我有一点工作要忙。”佑镇说。
“周六也要加班啊。。”大黄说。
“我去!”冠霖在上铺突然坐起来,“明天我要给大家做点特别的东西喝。”他神神秘秘的说。
“你一定是咖啡店做饮料的对吧!”大黄打趣说。“下来收拾收拾吧,我们去楼下找邕司机。”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在奂顶着刚睡醒的鸡窝扒着上铺的床沿看着佑镇问,“还有谁在?”
“丹尼尔在睡觉,还有你的室友我。”佑镇答道。
在奂腾的坐起,“哼╭(╯^╰)╮,出去玩也不带在奂尼。”
“你睡的正香呢嘛。。”
“在奂尼派够帕。。”
“中午还剩了些炒饭在冰箱。。”
“唔。。”在奂挠挠肚皮然后下了床。“内个。。”他走到佑镇腿边。
“嗯(⊙_⊙)?”佑镇挑挑眉看着他。
“没有微波炉,在奂尼不会热炒饭-.-”
佑镇抿嘴笑了,露出他的猫猫纹,放下手头的工作和在奂一起下楼去。
刚把炒饭从冰箱翻出来,两人就听到门锁被钥匙插入转动的声音。这么快就采购完回来了?两人对视感到困惑。
此刻一个瘦薄的身板从门口挤进来,拖着一个极不情愿被他挪动的巨大的箱子。“你们好呀~我是李大辉~”少年冲着厨房区的两人打着招呼甜笑着,消瘦但非常有精气神,棕灰细格子大衣加深灰色短发十分的high fashion。
“阿尼呦,我们正要加餐,你要不要吃炒饭?”在奂尼热情招呼着大辉。
“好啊,我先放下行李。”
“我来帮你吧。”佑镇去接过大辉手里的箱子,心想并没有那么沉啊。。
“你选哪间房啊,楼上楼下各剩一间!”在奂问到。
大辉看着眼前接过行李箱的红发少年,觉得自己眼睛好像被灼到了。趿着拖鞋走来,拖着箱子离去,举手投足散发着男性的潇洒帅气。大辉是个随和的人,但眼光和品味都很挑剔。他有一种预感,自己将会和这个小麦色的,有种特殊气质的朋友开始一段故事。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小幸运。
“嗨, 你选哪一间房?”
“哦哦,一楼这间吧。”大辉愣在原地了半天。
佑镇刚把行李箱拖到一楼卧室,大辉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拍手道:“你住哪间?”刚才光顾着内心OS,忘了问了。。
“楼上那间四人卧室。”
“哦。。”哎,既然已经选了,还是矜持点吧,不换了,毕竟刚认识。。

炒饭吃完,超市采购队也回来了。
大辉不得不再次觉得自己有点小幸运了。这都是什么绝世神颜啊。。尤其是那个冠霖,真。好。看。(咦?不是很挑剔吗?)
晚饭似乎口味有点寡淡,因为圣祐坚持健康的饮食要少油少盐少糖,大黄又一副不会说不的样子。
“话说还有一位没到呢。”大黄说。
是哦,还有一位没到呢,佑镇脑海又浮现了那张脸。
“神秘角色来了和我一间房哦!”丹尼尔突然反应到。
“等人齐了我给你们弹琴唱歌啊。”在奂终于忍不住了,也没人提这茬呢。。
“好啊好啊。一会儿九点就要第一次发短信了吧。”圣祐说。
“我才刚来,肯定没人投我T^T”大辉说。
“以后相处日子还长呢~”大黄安慰到。

快九点,大家围坐在二楼客厅。没有人说话。大家小心翼翼的编辑着短信上的话,再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别人每个细微的表情。九点,7个人一齐按发送,7下电话震动声此起彼伏。
佑镇的手机震了一下,他打开短信收件箱,有经过处理的隐藏号码发来:“炒饭很好吃,这些天请多关照!”
然后大概是丹尼尔有震两下,冠霖震了三下。。听见冠霖连续震大家小起哄了下。然后再次陷入了安静。
佑镇听见自己给的在奂,手机也响了一下。
“请一直保持笑容吧!期待你弹琴唱歌!”
佑镇觉得每个人确实都很好,他也觉得在奂尼确实很可爱。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全部的投票结果和短信内容下期再见啦
略略略